<em id="bxfdb"><form id="bxfdb"></form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bxfdb"></address><em id="bxfdb"><nobr id="bxfdb"><meter id="bxfdb"></meter></nob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xfdb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5G時代(華為、中興、愛立信、諾基亞)四大設備商格局能否持續?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 :2021-03-21
                      已被瀏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去年開始,國內資本市場掀起了新一波的5G炒作,包括多家沒有5G業務的企業的股價在短時間內大幅上漲。產業界則憂喜交加,一方面政策強力支持5G商用,預計5G牌照在年內發放;另一方面三大運營商對于5G投資比較謹慎,而在國外,韓國、美國已經宣布5G商用,其中韓國據悉已建成超8.5萬個5G基站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不管從哪個層面看,5G商用確實有所提前,全球范圍來看,今年可以說是5G商用的元年。5G作為整個經濟社會的核心信息基礎設施,市場空間十分巨大,必然會吸引設備廠商的新一輪競爭。在4G時代,已經形成四大設備商占據第一梯隊的市場格局(國內華為、中興,國外愛立信、諾基亞),到5G時代,四大設備商格局能否持續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信設備商的門檻有多高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中國在芯片領域遭遇瓶頸,并引發產業界乃至全社會的多次討論。芯片是技術密集、資金密集、人才密集的產業,且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,最后一點尤為重要:如果沒有前期的技術積累,高端芯片的實際應用性能往往難以得到保障,從而難以在市場上形成優勢競爭。國內盡管多方投入資金,但目前還沒有取得很明顯的突破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向低調的通信設備行業,準入門檻并不比芯片低。運營商的網絡,從2G到3G到4G到5G,其中還包括了WiFi等網絡,其升級并非采用完全替代的模式,而是不斷向前演進,即使到5G時代,運營商仍然保留著2G、3G和4G網絡。多代網絡的協同、維護,投資保護等,對運營商來說是巨大的挑戰,對設備廠商來說則需要對網絡的深刻理解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技術研發絕非一蹴而就,沒有2G、3G和4G領域的技術積累,研發5G設備可謂空中樓閣。我們可以看到,4G時代的四大設備商,無一不是每年超過營收10%、百億(以人民幣計)級別的研發資金投入,為5G奠定了深厚的技術基礎。數據顯示,華為、愛立信、諾基亞、中興均位居5G國際標準專利聲明數量前六,另外兩家是高通和三星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目前來看,全球較大規模的通信設備商不超過10家,除了華為、中興、愛立信、諾基亞四大設備商外,還有三星、NEC、思科等。5G網絡的虛擬化,IT領域的巨頭也許會成為重要的參與者甚至挑戰者,不過目前來看,傳統通信設備商也在主動擁抱開源。至于新創企業,很難在5G時代突破過去幾代無線技術累積的門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大設備商各有千秋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5G大約從2014年起進入媒體和市場研究機構的視野。2017年來隨著5G NSA和SA標準凍結,技術走向成熟,5G設備紛紛面世,2018年以來,一些機構開始對設備商的產品技術進行評價。從評價看,四大設備商可謂各有千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華為,據媒體報道,Strategy Analytics近日對設備性能、產品組合完整性、標準貢獻、研發投入和交付能力等方面進行了全面評估和比較,指出華為處于領先優勢。根據IMT-2020推進組的測試結果,在NSA組網下,華為5G網絡單用戶下行速率峰值可以達到1.86Gbps,在SA組網下,華為單小區下行峰值高達14.58Gbps,處于領先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Strategy Analytics認為,愛立信與諾基亞主要聚焦支持毫米波的基站開發,以盡量滿足美國市場的需要??梢韵嘈?,在這個領域兩大廠商的優勢要明顯一些。而GlobalData2018年底發布的報告指出,愛立信早在2015年即率先推出了針對5G 演進的新RAN產品組合,隨后加入了 ERS 高容量基帶單元軟件“Plug-Ins”,以及推出超大規模 MIMO等無線硬件。愛立信的弱項主要是Cloud RAN和 MEC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諾基亞在2016年發布了“5G-Ready”AirScale 基站,并一直在努力傳播 AirScale 及其傳統基站 (Flexi Multiradio 10)的價值。諾基亞最早推廣MEC技術,其Cloud RAN的產品組合也比較全面,但在大規模MIMO的商用化上比較緩慢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中興,Global Data表示,中興是最早提出Pre5G概念并大力推進其演進的廠家,中興在5G核心技術大規模MIMO上的商用能力領先于大多數競爭對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中興具備5G端到端解決方案提供能力,產品系列化和全場景化方面是其傳統優勢。在芯片方面,中興的基帶和數字中頻等自研芯片也已經發布到了第三代,從指標上看在性能、集成度、功耗等方面相當領先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根據2019年1月公布的結果顯示,在中國5G技術研發試驗第三階段的NSA和SA實驗室及外場測試中,中興通訊率先完成了多項SA模式下3.5GHz系統基站測試,業界首家完成NSA 低頻全部測試,首家完成核心網全部功能測試。在2.6GHz頻段下5G基站NR測試項目中,中興通訊單用戶下行的峰值速率,甚至創造了目前同行業的最高紀錄:3.2Gbps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響格局的“X因素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大設備商有過往幾十年無線技術的豐富積累,以及對5G的高強度研發投入,不過5G時代的格局并非一成不變。一方面會有IT巨頭采用虛擬化技術跨界競爭,另一方面第二梯隊的設備商意圖向上爬。其中最大的“X因素”,就是三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5G時代(華為、中興、愛立信、諾基亞)四大設備商格局能否持續?
                      研究機構GreyB認為,三星在2011年開始研究5G技術,“現在可以被視為5G領域的領導者之一”。2017年三星即在美國市場幫助Verizon試商用5G,2018年開始部署5G設備,2019年據稱已在韓國部署了超過5萬個5G基站——市場份額甚至超過華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就目前美、韓5G商用的情況來看,消費者似乎并不買賬,除了昂貴的套餐資費,網絡的穩定性也成為首批5G用戶吐槽的焦點??梢哉f,一心求快的美、韓,在5G商用上是“起了大早”,卻只賺到了“吆喝”。相比之下,中國的運營商在5G商用上表現得更為穩健務實。GSMA 移動智庫預測,到 2025 年,中國的 5G 連接數量將超過北美和歐洲的總和,位列全球第一。后續中國5G規模部署啟動,會進一步夯實兩個中國廠家的領先地位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的來看,如果僅從當前的5G技術實力和聚焦5G的決心而論,華為、愛立信、諾基亞、中興在第一梯隊的位置,仍將十分穩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 C114 劉定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Top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久久国产一区二二区,永久免费A片视频在线观看,蜜桃在线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xfdb"><form id="bxfdb"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xfdb"></address><em id="bxfdb"><nobr id="bxfdb"><meter id="bxfdb"></meter></nob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xfdb"></address>